您好,欢迎访问闪电宝PLUS官网!

闪电宝PLUS官网

闪电宝PLUS是汇付天下公司的自营产品,一部手机即可下载,注册邀请码:13991998098 招商微信:xiangmu98

安卓下载         苹果下载
想念“周鸿祎”,真不如想念iPod
栏目:行业新闻 时间:2017-08-01 09:06:18 点击:

 想念“周鸿祎”,真不如想念iPod

 
趣推
 
  万事万物都是永生的,直到最后关于他(它)的记忆消失为止。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想念”的词义背后包含着不称心的现实,但能被想念终究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对于公众人们而言,存在即被感知,只要还能继续出现在人们的谈笑风生之间,发挥余热也就只剩下了时间问题。
 
  然而主动想念却并不总是好事,因为情绪来自于个人的认知和思维,这就让想念的行为充满了主观意愿,很容易被塑造成“回忆”以外的东西,来满足想念者在“情绪发泄”以外的诉求。
 
  所以如果非要在这个生而焦虑的时代里想念些什么,我会选择想念不是周鸿祎,趣推软件而是在有人打着人们名义想念周鸿祎的同天夜里退出舞台的iPod。这坨跌碎单薄而纯粹,但人们至少可以将其量化的掌握,而后者立体而复杂,可被有意者延展,可被无心者放大。
 
  “被代表的人民”想念周鸿祎
 
  在中文的语境里,“人民群众喜闻乐见”这个定语常常和“德艺双馨”联系在一起。相声大师的专场肯定会高朋满座,歌唱家的演出肯定会人气爆棚,就连有学术门槛的教授讲座也必须要人满为患,实在不行让安排“学生干部”签到听课,否则就会付出学分的代价。总之人气与能力挂钩,场面规模与专业认同呈正相关。
 
  可这毕竟只是理想主义的闹剧。甚至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人气与能力的认可几乎是两码事,巴洛特利的英超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当年巴神从国际米兰转会到曼城的时候,英国的足球媒体圈就像过年一样热闹,热闹得有些异常。毕竟能够帮助意大利闯入欧洲杯决赛的巴神,虽然有着毋庸置疑的天赋,但却远远不足以整个足球媒体圈为之躁动。前有亚亚-图雷,后有葫芦娃比利亚,在2010年完成转会的最强王者远不止他一个。
 
  几个赛季后,人们开始慢慢明白媒体们的兴奋点,征战世界上最顶级足球联赛的巴洛特利,最吸引眼球的新闻却往往并不属于体育版,而是属于娱乐版:要么在浴室放烟花导致家里被烧,要么网聊约炮被记录被对方曝光,要么闯入其他球队的新闻发布会侃侃而谈——巴神的转会养活了足球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更养活了不少媒体人。
 
  巴神曾经有件印着“Why always me”的T恤,最初人们以为他在炫耀“为什么进球的总是我”,现在人们更愿意相信那是巴神在控诉媒体,“为什么受‘关注’的总是我”。
 
  如今被想念的周鸿祎也似乎得到了同样的礼遇。人们想念当初3721来势汹汹的惊心动魄,想念当初3Q大战倒逼腾讯做出“艰难决定”的荡气回肠,想念他和雷军的深情凝视。
 
  于是在80后正式步入中年危机的年代,在AT共治移动互联网江湖的时代,曾经被周鸿祎惊扰到时常半夜出稿的那批媒体人、那批最初的互联网从业者开始想念了起来,开始裹挟着互联网主流话语圈“代表人民”想念了起来。
 
  他们想念的是一个能够制造话题的周鸿祎,而不是一个创造百亿市值的科技界巨头。趣推软件下载
 
想念的截止日期,直到下一个“周鸿祎式”的人物出现为止。没错,再出现的这个人也不一定非要是周鸿祎。
 
  人民也不必想念周鸿祎
 
  在那封信中,作者给周鸿祎的存在价值下了定义,“中国互联网不需要死水微澜、铁板一块,需要你这样的挑战者”——这可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称谓。
 
  NASA曾经就将美国历史上正式投入使用的第二架航天飞机命名为“挑战者”。在1986年发射爆炸事故之前,在那个打出星球大战名号的冷战背景中,“挑战者号”是刚刚宣布中止的“阿波罗探月计划”之后最好的延续,它象征着当时科技水平的最高生产力,和美国引领人类进步的决心。
 
  此外还有一款著名的跑车叫做“挑战者”,来自美国老牌企业道奇,诞生于上世纪的70年代。这款如今频频在《速度与激情》等跑车主题的影视作品中频频亮相的美式肌肉车,在精心保养的情况下可以拍出高达6位数美元的高价,原因就在于超越时代的大胆设计,和融会了领先世界的技术内核。
 
  由此可见,在人们的心中,能够称作“挑战者”的人或物,就必须满足苛刻的要求:或站在最高水平上去挑战更高的未知领域;或在沉淀下出彩地打破人们的习以为常。
 
  所以这样被怀念的周鸿祎多少让人有些别扭,能够将360创业后的互联网简史娓娓道来的人这样怀念周鸿祎也让人感到别扭,别扭得随处可见:
 
  比如在这次的“全民想念”的热潮之前,周鸿祎的360以及他所带动起来的安全助手,早已被许多网友用来当做“计算机水平鄙视链”中的重要智商过滤器:操作熟练者无需这些助手,就可以安全的完成系统优化;操作生疏者即使有了这些助手的帮助,也可能获得一台满是全家桶套餐挟持的PC。
 
  又比如在这次“全民想念”的热潮之前,周鸿祎的产品带来更麻烦似乎远比挑战更抢戏,就像莫名其妙地代替工具栏出现在浏览器当中的3721,还有帮助低存储空间的苹果用户升级配置的定制服务。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360系的产品因为出入行业规则来引发争议。
 
  或许在那个被称为“黄金2005”的互联网蛮荒时代,行业需要周鸿祎如浪漫主义的堂吉诃德(自封)一样,在漫无边界的莽原上左突右杀,不断地将问题暴露出来,从而唤起人们的注意来集中解决。
 
  但这样的“挑战”已经不再适用于这个呼唤规则的行业,人们需要带领技术革新的挑战、整理混乱旧秩序的挑战,敢为时代前的挑战——而即使在周鸿祎被人们“怀念”的过去,似乎也没有做到这一点。
 
  更何况,PC和移动互联网早已给行业立了界碑。挡在了新的行业形态之外,这本身也只是创业者无数可能的结局之一。
 
  不如向这坨铁致敬吧
 
  上上次周鸿祎在社交网络刷屏,还得归功于雷布斯。在那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雷军不可描述的眼神以及老周疲惫的小憩,共同造就了“最互联网行业范儿”的经典一幕。以至于这张照片,几乎被当做了互联网大会的招牌门面,被从业者们津津乐道:“这一个眼神,我就能给你讲三天三夜的八卦”。
 
  排除了英语说得倍儿溜的马云,排除了为人低调的马化腾,大家纷纷将目标转移在外表粗犷的老周身上,一时间引发了网友无限遐想。不过这种都市传说似的事情随后不了了之。
 
  而上次周鸿祎在社交网络刷屏,是360正式在纳斯达克退市。传闻老周背负了30多亿美金和200多亿人民币的债务,只能选择退守国内市场,伺机东山再起。
 
  所以对于老周来说,这三年三次社交网络刷屏都来得很尴尬:人们想念他,这肯定是好事;但作为一名企业家,人们在谈论他的时候不聊产品、不聊模式、不聊经验,甚至发家史变成了夹杂着黑历史的野段子,这似乎又是对个人履历的最大否认。
 
  老周也并不孤单。当年那个喊出收购乡镇企业Apple宏愿的东北胖子,花了两次“3年又3年”推出了“这次终于能成”的坚果pro,却依旧看不到iPhone飞驰的尾灯,甚至不及iPod这坨铁的零头,只能继续以公关上的胜利立身。
 
  除了一地鸡毛,那么被“人民”想念的人或物似乎并没有留给我们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而我们似乎又过于慷慨,为那些本该交出实际作品的人或事,赋予了太多玄学上的意义。所以“人民想念”这样的致敬,读起来是尴尬的。
 
  但尴尬的从来不是情绪,而是致敬的对象。比如《银河护卫队》里的星爵,空闲时间最喜欢做的就是打开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的walkman,听一首来自于80年代的土味音乐。
 
  这就是一种哪怕被看出是植入,也不会特别尴尬的致敬:因为这些形象纯粹、定位单一的回忆可以量化在人们的掌握中,清晰顺畅地发泄出情绪,没有人会拒绝这种共同记忆,这很自然地接受感染——这个规则套用在刚刚退出历史舞台的iPod nano/shuffle身上同样合适。
 
  音乐、校园、青春,这些都是可以随时间而尘埃落定的标签;规则、行业、命运,这些都是连时间都无法给出准确答案的难题。在信息难以通透传递的社交网络中,我们或许需要一定的“借古喻今以正衣冠”,但绝不是再一次闹闹哄哄的三观撕逼。
 
  概念常有,产品却不常有;老周常有,经典不常有。